二宫澈

阿澈,a团黄担红苏,笃末子sk

随便乱写的一些

马上就是尼尼生日啦
28要期末考试,一号就放假啦👏
暑假应该有很多时间更文的吧,sk会尽快更完的👌
后面还会有一篇末子,谢谢各位的小红心!

#大宫sk#two 2

3.

   一课课长大野智是一个很好的人。
  他会陪我喝酒,陪我聊天,陪我打游戏,是一个很好欺负的人。
  毕竟是个前辈,却没有一点前辈的样子。
  为什么我会喜欢了一个这样的人啊。
  也许他只是把我当朋友看……社长说,我和大野桑之间必须有一个人要调走。那就我吧,我在这工作也没多久,去别的地方也没什么坏处,还是把呆在东京的权利给他吧。
  就算不能再每天上班看到他翻着钓鱼图鉴什么的,不能再看到他发呆,不能再看到他懒洋洋地对我说辛苦了。

4.

  二宫,就是二宫课长,比钓鱼和工作还重要的人。
  喜欢他喝酒喝醉后整个人都软软粉粉的样子。喜欢他打游戏时耍无赖靠在我身上。喜欢他笑的样子。喜欢……
  他怎样都喜欢。
  可恶,还是不甘心他就这样走了啊。





手机开不了超链接😥这一点先放上来吧

#大宫sk#two


课长o  x 课长n

1.

  "诶!?二宫桑要调到大阪!?"
  一向不爱说话的人却一大早在办公室里大声地叫了出来,着实把二宫吓了一跳。
  二宫撇嘴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,不满地对大野说:"不是跟你说过吗,突然那么惊讶是干嘛啊,你看,gameover,都是你害的。"
  "上班时间还玩游戏?不等等,你什么时候跟我讲过?"
  "上个月啊,当时快下班了,你整个人就都放空了,我说什么你都好像没听见。嘛,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,后来我就没说啦。"
  "谁说不重……算了……"大野想说什么又吞了回去,"二宫桑今晚下班一起去喝酒吗?"
  "唔,喝酒?不了,今晚要加班。"
  "这样么……"
那我自己去吧。

  二宫回到家时已经将近一点了。拖着一身疲倦的他脱了衣服正准备冲凉,手机突然急促地振动起来。
  "那么晚了谁啊…"二宫拿起手机,看了下备注,屏幕上清晰的"大野智"三个字映入眼帘。
  这家伙,不知道几点了吗。
  "喂,大野…"不等二宫说完,对方似乎喝醉了带着哭腔轻微地叫着:"nino……nino……"
  二宫开始有点着急,一只手抓紧手机另一只手穿上衣服:"你在哪?我去找你。"

"大野桑!没事吧!"二宫冲进酒吧,拉住缩在角落里微微颤抖的人。
大野大概喝了很多,一股浓郁的酒味扑面而来。他眼睛是红肿的,应该是哭了很久了。
  "nino……nino……不要走好不好……好不好……"大野扯出二宫的衣角,头靠着二宫的手臂,又啜泣了起来。
  "好啦好啦。"二宫看着人这样颓废,心里有些难受,伸出手拍拍大野的头,把人扶起来,"走,回家。"

  大野智第二天早上起来,想起昨晚发生的事,顿时有想打死自己的冲动。
  大野啊大野,不就是一个课长调走了嘛,你到底在伤心什么啊,这样你不就少了一个对手了吗?
  不,不是这样的。二宫他不是我的对手。
  他,
  他是我最喜欢的人啊。

  在一个很平淡的早上,大野在想怎么对付新来的二课课长二宫时,二宫便自来熟地来到他办公室。
  "多多指教,我是新来的二课课长二宫和也。"二宫笑得很灿烂,伸出手向人握手。
  "啊……你好,我是一课课长大野智……"大野看着面前被朝阳映衬的笑容,似乎有点呆住了。

  二宫和也很好相处。之后,大野与二宫便成了工作上的对手,工作后的好朋友了。两人经常约着一起去喝酒,有时陪二宫去他家打游戏。
  大野也想邀请二宫陪他去钓鱼,可是却被对方无情地拒绝了。
  "钓鱼?不去不去,我可不想晒得和你一样黑,再说了,钓鱼多无聊啊。"
  无聊吗?完全不啊。
  虽然大野也不愿陪人玩游戏,但在一旁看着二宫专注的样子,也心满意足了。
 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下去的,大野也就把自己对二宫特殊的感情压在了心底。可是二宫却被社长擅自决定调走了。没办法,社长说的话谁敢不听,而且二宫也很喜欢这个职业,他也就答应调走了。

2.

  这一天都很尴尬。
  大野经过昨晚的事,怂的也只敢早上给二宫打了声招呼,什么也没说就钻进他的办公室了。对方好像也有点在回避大野,除了打招呼也没有说什么了。
 
忙完一天回到家里,大野把自己重重地扔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,脑子全是昨天的事。
  啊,对了,还没问他什么时候走……呃……就发短信问下吧。
  大野掏出手机,给二宫发了一条信息。
  没过多久,对方就回了大野:后天下午走。
  "后天!?那么快就走!?"大野赶忙翻下手机行程,呼还好,只是上午要去外面有场会议,能赶到下午送他的吧……
  大野感觉昨天的事还是放不下,又给人发了一条:昨晚的事对不起……
  没事,大男人哭几下也没问题。
  这是认为我爱哭吗,大野有点不开心了。"还不是因为你啊。"
  忽然手机又响了一声,是二宫发来的短信:不介意的话出来走走吧。
诶……出去走走?

  "只是调走了没什么吧?大阪也不远呀,放假了我就可以回来陪你喝酒了哟。"
  "大野桑?大野桑?"二宫在人眼前挥了挥手,"有在听吗?"
  "啊……抱歉!"
  "又在放空自我了吗?"
  "……"
  "嘛我说,大野桑是不是喜欢我呀?"二宫挑挑眉朝人笑了笑。
  "诶!?哪,哪有啊!"大野赶忙挥手。
  已经很晚了,公园除了大野二宫就没有其他人了,寂静得连路灯都显得亮了很多。
  灯光就这么照在二宫的背后。
  因为反光,大野看不清二宫的脸,只能听见对方小声地说:"但我喜欢大野桑呐,是love的喜欢。"
  大野愣住了,什么也没说。
  二宫也就这样任他站在那里。

so don't ever go,ever go ,ever go,go away.




大概是听two有感而发的。
被人说像ks了xx
大概会有后续的( •̀∀•́ )
第一次写还请多多关照,小学生文笔快哭死😭